酸奶桶

你被一只猫抓伤了。
宿舍楼下有几只流浪猫吧,其实你也说不准是哪个职工养的还是流浪猫,但它们看起来不像有主人的样子。你每次见到它们,都想上去撸一把,可惜你碰到的猫都很高傲,你一靠近它们就跳开,尾巴翘的老高了。
今天你在宿舍门口见到一只猫,你试探性的蹲下,没想到它不但没有跳开,反而朝你走了过来。你慢慢伸出你的邪恶之手,放在了它的背上,它一点都没有反抗!它好像是黄毛,灯光太暗,你看不太清。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又不妨碍你撸猫,你很开心,撸了一把又一把,然后起身准备离开。你站起来,猫像被惊到了一样,转过身看了你一眼,眼神水润润的还有点小委屈。你没忍住,又蹲下了,顺着猫的头摸到背,再挠挠它的下巴,虽然这只猫瘦,手感不好,但被拒绝无数次的你此时因为膨胀从灵魂深处产生了惬意感,从头发丝爽到脚趾甲。你挪了一下脚,猫警惕的向你看过来,勾人的小眼神好像在谴责你的始乱终弃,你是要准备走了,如果它没有侧身躺下的话!它肚子那里是白白的毛!看起来很软,手感一定特别好,特别是你还被它露出向你露出肚皮给感动到了,于是你双手其下,撸的好不开心。等你撸的爽了,灵魂感觉都要升华的时候,它冷不丁挠了你一下,并叫了一声。天哪!你脑子轰的一声炸开,你赶紧站起身来,对它说了声拜拜就毫不留恋甚至有点想骂人的转身就跑,跑到洗浴间用水冲手,然后你看到被挠的地方流出血来,你开始方了。
现在是晚上十点,你得等到明天才能去打狂犬疫苗,明天还早上下午都有课,只能中午时间去校医院,你方的不行。哪怕是说二十四小时内打针就好,你还是害怕。而且你怕打疫苗花太多钱,接下来要吃土了。你的内心非常的慌乱,一边想哭一边想砍死自己,实际上,你现在怕死怕的要命,你就怕自己得了狂犬病。你再一回想,刚那猫肯定是有问题啊,它那么反常的举动肯定有病,哪有一边翘着高高的尾巴一边还让你摸的猫啊,就好像一个得了狂犬病就要不久于人世间的猫,死前想最后得到一份温存,并且要死也要拉一个一起死!你是个蠢货吧!你要哭死了,你真的不想死啊,你决定接下来都要远离猫猫狗狗了!

阳光灿烂的一天。
你抱着一束花,穿过一个个小巷。花是你男朋友给的,你想到自己刚才接过花时蠢毙的表情,懊恼的低下头。不过说起来这真的是你第一次被他这么明确的表达感情,男朋友是个不太会表达感情的人,事实上,你从来没见他笑过,所以你感动到哭鼻子也是正常的吧!这样说来,到底你们是怎么发展到一起的,不仅你的朋友感到惊讶,你自己也不敢相信。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侯,你觉得他是个长的很好看的怪人。可能是长的太好看了,所以不注重穿衣吧,这样想着的你又看了一眼他脖子上一条五颜六色花里胡哨绝对说不上时尚并且又窄又短尴尬的围不了两圈一圈又太宽的围脖,抬眼正好和他的眼睛对上。一秒两秒三秒,你先移开了视线,心跳加速。这一次见面以后,你见到他的次数越来越多,你们慢慢开始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一起去图书馆。从冬天到春天,你对他的喜欢与日俱增,却一直不敢说出口。他看起来冷淡,却意外的很好说话,对你也是很好,但是带一点疏离,他对什么都淡淡的,你表示很难想象他激动的样子。就这样到了夏天,他走在你的身旁,风把他身上的洗衣粉香味吹到你身上,随之而来的还有他低下头说出的话:“我喜欢你。”“!”你猛地停下脚步看向他,他抬起头来,看着你,说:“我喜欢你。”他的眼睛特别好看,认真的看着你就让你特别受不了。你脸爆红的移开视线,“我,,,我也喜欢你!”说出口就感觉有了勇气,你再次和他的眼睛对上,“我喜欢你,超级喜欢!”他移开了视线,慢慢的继续前行。诶,这样,这样你们就算在一起了吧,你郁闷的看着前面那个淡定的背影,又害羞又开心又纠结,不管了,应该是在一起没错了,想通的你连忙跑上前去。
日子就这样慢慢的过去,转眼到了秋天,有时候你也会觉得自己不像是交了个男朋友,你们不常牵手,不常拥抱,想想也很挫败吧,男朋友对自己的亲近感觉并不是很接受,你也不太敢太过亲近,怕他会不开心。
话说回来,就是这样,你才会这么激动的嘛!男朋友突然给你打了电话,让你出去一趟,你匆忙赶到约定好的地方,迎接你的是捧着花的男朋友,他第一次笑了,在金色的阳光下美的让你心脏砰砰跳。他来到你身边,:“送你的花。”那一瞬间你红了眼眶。
现在你回到家了,家里没有花瓶,你翻箱倒柜,找来一个可以放下花的好看的瓶子,你放下花,看着它感觉心中的开心就要溢出来了。
————————————————————————————
第一次见到她,是在下大雪的天里。她扎着两个羊角辫,开心对着你蹦蹦跳跳,“哇,好好看!超可爱!”她灿烂的笑容感染了你,可惜你笑不了,你是一个冰雕的雪人,这是你有意识以来第一次见到的人。她给你带上她的围巾,她冲着你开心的笑,她叽叽喳喳的单方面聊天,她跟你说再见,她低下头拍了拍衣服,她抬起手揉了一下鼻子,她的羊角辫一上一下,她变得越来越小。后来你无数次在梦里梦见。
冬天快要过去了,你被遗弃在雪地里,一直都很清醒。你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没有交流的对象,你觉得稍微有点寂寞。你期待她的再一次出现,她会给你灿烂的笑容。
你没等来她,你快要融化的时候感受到了太阳,那是自从她走后你在心里期待的像她一样灿烂的阳光。你有些眩晕,你感受到了意识的消散,你一个冬天没休息了,你有点开心。你觉得自己就要睡了,但你没有,你看见了她给你的花围巾松松垮垮的挂在你正在融化的身体上,就要掉到地上。你很着急,你甚至忘记了你不能动,你想抓住那条围巾,抓的紧紧的。你一遍又一遍试图伸手抓住,身体却一动不动。你在意识中伸手抓住围巾一次又一次,可在现实中看着围巾被风从快融成一滩水的身上刮走,你还在意识中挣扎着要抓住围巾,却最终难过的陷入黑暗中,那一刻你好像又感受到了围巾的温暖。
再次拥有意识看到这个世界是你没想到的,你甚至有了人类躯体,你躺在地上新奇的摸摸这里那里,翻过身,你看见了压在身下露出一角的花围巾。
你终于再一次见到她了,你知道就是她,你很开心,却怎么也扯不出一个笑容,等你反应过来就不见她了。不过还好后来你在这附近又见到她了。
你下意识记住了她的学校以及活动区域。你们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多,你也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想见她,和她一起。

今天下雨了,醒来的时候你听到外面淅淅沥沥的声音,你赖在床上不想起来,反正今天也没有什么事。躺床上真的好舒服,你觉得自己又要睡着了。迷迷糊糊中身上扑上一个黑影,“别睡啦别睡啦,陪我打游戏!”邻居家的小孩扯着你的被子,要你马上起床。“走开,滚下去,滚出去。”你暴躁的重重一扯被子,翻了个身,双手双脚紧紧夹住被子。“姐姐,姐姐,陪我打游戏嘛,好不好嘛,好不好嘛~”软萌的声音让你浑身一抖,你扒开抱在你肩头的手,推开那颗蹭蹭蹭的脑袋,坐起身来,“怕了你了,起来了,你先去外面玩着。”
“耶,最喜欢姐姐了!mua!”
“死小孩,给我滚过来!”在砰砰砰的跑步声中,你朝着门口扔了一个枕头,没打到那个跑得贼快的兔崽子。你坐床上,摸摸脸上被亲到的地方,觉得脸有点红,见了鬼了,你又不是什么变态,你扯扯衣领,一定是太热了!
在你没看到的地方,你一直觉得不过是个爱跟大人闹的小孩,靠在你房间门旁边的墙壁上,摸摸自己亲过你脸的嘴巴,笑的眼睛亮晶晶的。他闭上眼再回想了一番刚刚抱住你的感觉,觉得心里被塞得满满的,开心快要溢出来了,他的小脸通红。

B-52鸡尾酒
你今天人品大爆发了→_→毋庸置疑,从来没有UR的你召唤出了鸡尾酒!“B-52鸡尾酒只是普通的鸡尾酒而已……请多指教。”
啊啊啊啊啊,你非常激动,这不废话吗!你捂着脸无声的尖叫,在原地开心到爆炸的跳跳跳,“你好你好,第一次见面,请多指教!”你开心的伸出了手,想跟鸡尾酒握个手,诶嘿嘿,美好的肉体总是让人心痒手痒,你用空出的手抹了一把嘴角可疑的水迹。
好吧,意料之中,鸡尾酒瞟了你一眼后再无动作。         啊啊啊啊啊啊太可爱了吧!那一眼看的你腿都软了,你无法控制的往后退了一步,感觉自己要融化在鸡尾酒的可(冷)爱(漠)里。
“如果没事的话,我先走了。”鸡尾酒退后一步,表情冷漠。你感觉自己的表现就像个傻子←_←你决定淡定。“请稍等一下,我给你收拾房间,马上就好!”你离开你的召唤室,爬上二楼收拾房间。其实你差不多有整出来一些房间,稍微收拾完房间后,你把鸡尾酒带了上来。
鸡尾酒向你道了谢,他背后巨大的双翼轻轻扇动。你可以听见他身上运转的齿轮声,离得近了你还能感受到从他身上散出的热气,混杂着一股汽油味,但是并不难闻,你悄咪咪的使劲吸了好几口,一脸享受。